Sunday, October 18, 2015

有感而写

已经过了好久没写blog了。要不是朋友跟我提起中六的事情和他的部落客,我还真的忘了我自己本身也有个blog。看了他的blog,忽然觉得这么看似潇洒酷酷的朋友,原来内心感情世界是那么的丰富,而且非常够朋友。

这也让我想起我中六的时光,距离现在也整整四五年了吧。大学四年就这样过了,来得匆匆,扎实而匆忙;我竟没有时间停下脚步回想我的中六时期。

中六,如果你没读过你不会明白那种心情。到现在我还是很珍惜我的中六朋友。或许没有这些朋友陪伴我,我的中六时光会是过的那么空虚和无聊。当我们在读着中六时,身旁其他的朋友早已经离乡背井到其他地方求学/做工了。中六,就是好像把你困在家乡多两年。或许是这样,当我去到其他城市读大学时,我没有那么想家;因为那是我在中六一直梦寐的意境。

中六最好的朋友非属惠程,家进和永辉。我很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非常快乐和享受的中六。比起我的前一年的中六时期,我只能用天堂和地狱之分来形容(详细原因我就不解释了)。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光,就会一直听到我的笑声。这份友情非常纯洁和开心。虽然到现在或许我们回不到以前那种时光一起一起打Dota,去mcD吃早餐,在班上叽叽喳喳;但是重要的是它已经让我有个非常美好的中六时期了。

还记得中六喜欢一个女生,而我就分享给他们知道。关于那份喜欢,或许我已经要忘得七七八八了;但最记得的是,这些朋友的讥笑,乱乱出烂idea,分享和安慰。还记得那个被大家称为“爱情专家”的惠程最喜欢和我讲些似是似非的东西给我听==。

中六的朋友或许是最没心机最纯洁的朋友;因为大家的目标都只是一个,那就是靠好STPM。回头看,大家的成绩都很不错,都有考到大学。那个最让大家担心的永辉,也考到出乎意料的好成绩,只可惜的是他的MUET害了他。反而是英文最差的我,可以在MUET考到最好的成绩,哈哈哈。。。因为我也做了很多努力,包括做练习读报纸和听radio哦。

中六也让我和他们之间的友情得到飞跃似的提升。而我到现在还是很珍惜他们,因为是他们赋予我一个非常开心的中六时光。

现在我的生活过的也非常美好。有个心爱的女朋友,不错的工作。再来就是要努力提升自己;要做律师就要做个优秀的律师。在大学偷懒了四年,现在是时候找回中六那种努力和向上的心态,好好提升自己!

Wednesday, April 17, 2013

你为何就是不去投票?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的室友早就在他床上呼呼大睡了好久。良久,我闭上的眼睛无法让我入眠。良久,我从床上爬出来,坐在桌灯前写下这篇文章。

这个文章写出来,会得罪许多身边的朋友。但,正如标题般,我实在是愤怒到了一个极点,觉得不写出来真的是无法唤醒一些朋友。

‘我就是要挑战你们腐旧的思维’

大选日将到,和朋友谈起大选,才发觉身边许多的朋友还没登记。这时候,身为朋友,说教又不是,放任又不是。曾经何时,身边的朋友竟然是连身为投票的一个公民责任都懒得去做的大学生?大学生,在社会中接受最高的教育;而我们又承载着社会对我们的期盼。但,我们竟在遴选国家政府时,没有去投票表态?这说的通吗?难道朋友们,你们真的没有认真去想投票所带给我们的意义吗?

一个政府会存在,是因为我们人民承认它的合法性。政府的合法性就是通过投票所得的多数票来获得的。当你放弃你的投票时,难道这不是代表了你连选政府的权利你都放弃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难道以前我们一起批评政府怎样贪污腐败,华社如何得到不公平的对待时,我们就只是嘴巴说说,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吗?

你有投票表决,就算是你支持政府,我也会尊重你。但是,如果你到了二十一岁了,却没有去投票。国家在进行选举时,你就表现出一幅事不关己的态度,那恕我不能苟同你的“中立”。难道不是吗?现在是个网络时代,上个网我们就能知道我们国家一向来面对的种种问题;许多腐败的政策更是根深蒂固,难以根除。

国家已经腐败了五十五年,我们还要迎来另一个腐败的五十年吗?没有人会珍惜你的中立,因为在大事大非前,如果还是因为一些腐旧的思维,比如“我不知道政治”(不知道难道不会去学吗?国家是我们的,你也是有份),“民联以后也是会贪污”(对一个还没发生的事情,可以这么的为未来担忧,可是就不能看看现在我们国家正在面对的问题吗?这真的是不懂分轻重!),“搞政治的人都是肮脏的”(所以人都是要花钱的,所以不用去想如何赚钱?政治是个必然存在的,我们可以做到的是促进两线制。政治会肮脏是因为没有管制,所以重要的是制度)

而最荒谬的答案是“投票很麻烦”。这是政治无知和自私。有很多人到了适龄还没去登记,原因之一是登记很麻烦。却不知道,登记时你只需在邮政局拿出你的身份证给官员;不出一分钟,你就变成决定国运的其中一份子。有许多人不是因为娜不出这一分钟,而是因为一直都以为登记的手续是很麻烦的。所以,这就是对政治无知。国家五十五年还是一党独大不是没道理的,许多可以投票的人就是因为不肯花时间了解投票的知识,而白白浪费了自己神圣的一票。

另外,许多人也会觉得投票很麻烦是因为觉得投票日回家很麻烦。让我很费解的是,我们大学每在周末时就会变成一个空城大学,因为许多大学生都回家了。那为何投票日回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呢?这个逻辑根本不存在。如果你家在东马或许情有可原,因为我们也不能勉强每个朋友都特地坐飞机回家投票。但让我不解的是,为何家在半岛的我们,就不能抽时间回去投下可以决定我们国运五年的一票呢?如果我们可以和朋友到处游山玩水,那为何我们不能就抽出那么一天回家,一起见证我们新政府的诞生呢?

投票对你来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吗?投票真的是让你牺牲了你宝贵的时间吗?我想,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资格说这一句话。在国家民主的前进中,有许多人做了许多我们看不到的事情。民联在办一个讲座时,是谁准备场地的椅子的呢?还有是谁去挂上党旗的呢?这些基层的东西,你我或许都不会接触,可是后面却真实地有人在付出。丘光耀博士说:赵明福是唯一一个在我们国家的民主过程中被牺牲的。谁说不是呢?

但又有多少人在我们遴选了一个错的政府后被牺牲掉呢?数之不尽。武吉公满村民的健康,关丹子民未知的未来,砂劳越原著民的住所流失,本南族女士被伐木工人强奸;治安败坏,通货膨胀,钱不够用等种种问题都在说明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政府都是息息相关。

而这一切都从我们遴选正确的政府开始。这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时代。什么时候,我们变得认命呢?我们当中有些人放弃了宪法赋予他的神圣的票。他们真的忘了,他们真的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写这篇文章,比起帮忙去助选的学长们,每天驾上架下地去帮忙做些基层的东西,我真的觉得我很渺小。但在这要改朝换代的大时代,每个人是不是应该都付出一些力量,一起见证这奇迹出现呢?

投票真的对你那么困难吗?

Tuesday, December 18, 2012

司法独立是我的梦


宪法是什么?很多人都不明白宪法是什么。为何我们的Rukun Negara第三条是维护宪法;而维护宪法又会在第四条的遵从法律之上?难道说维护宪法比遵从法律重要?

是的,答案呼之欲出。为何会有法律,是因为我们人与人之间相处一定有摩擦和意见不和,这时我们就需要一个大家都同意的东西当成一个桥梁,让我们能和平相处;而这就是法律。法律的出现是一种社会的契约,而我们大家全都是契约之下的遵从者,违反的就是与众人为敌,因为没有人是可以在大家都愿意牺牲去遵从时,享有特权不去遵从。

那法律是由谁来创造,谁来执行,谁来翻译呢?这时,宪法的出现就是为了解释这一情况。宪法精神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当人民把自己的个人自由交托在政府手上,和愿意遵从政府所定下的法律时;宪法也保障人民并不会被政府任由鱼肉。能想象没有宪法的后果吗?政府可以定下任何对它有利的法律;人民没办法一定要遵从;谁不遵从,就可以被政府名正言顺地当成一个“犯罪者。”

宪法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三权分立。立法,执法和司法独立,大家互不插手,各守其责。立法是制定法律,执法是执行法律,司法是翻译和决定法律是否被正确使用。任何人只可以在三权中担任一职。比如说,法官身为司法人员并不可以自己制定新法律,而是应该跟着立法所定下的法律去给判决。立法的领袖也不可以指示法官去判决对他们有利的决定。

很多人都不知道,以前在我国,我国的司法独立是扬名国外;因为我国的法官们都是敢于站在正义和公正的天秤下,作出最公平的判决。但因为1988的司法危机,我国至到现在还是一直被司法不公正的看法笼罩着。

司法独立并不是靠我们国家领袖口头上一直呼喊就能验证的,而是我们的法官在给予判决时,是否有被外来的因素影响着。当人民都觉得公义并不能在法庭伸张时,那我们的司法的公信力就真的存在着很大问题。

我还深刻地记得,我的讲师在讲述着我们国家的司法独立如何在1988被执法单位干涉和施暴时,他眼中的无奈和语调的平淡;已经深深地诉说着他对我们国家的执法单位深深的失望。在他的平淡又坚定的讲课中,他一次又一次地灌输着我们一个概念:司法独立是我们每个读法律的人,最终的努力目标。错误的,就纠正回来;公义就算迟到了,但它还是要来restore the justice)。

你能想像到吗?当一个相信司法公正的人,踏着坚定的步伐来到法庭来寻找他的公正时;法庭不再是个可以给予公义的地方。这时,谁还可以捍卫他?当政府对人民残暴,践踏人民的基本权利时,法庭应该和必须是人民的最后防线。公正就是:就算两方,一个是最强大,一个是最弱小;可是当法律站在弱小的一方时,强大的一方也必须屈服于法律之下

1988司法危机是从宪法修改和辞退最高法官开始,从那时起,我们司法变成不再独立,而是屈服于我们的立法和执法之下。从以下两个例子可以印证出:(11988的宪法修改,把我们法庭的权限从司法移去立法[Article 122(1)];意思是说司法为何会有审判权是因为我们国会(立法)给予它权利,而不是它自己有权利(可笑?为何司法自己不能有审判的权利)。(2)法官的委任和晋升是必须经由首相的推荐[Article 122B](在我国,首相拥有无限的权利,就算是司法,他也能委任他属于的法官;在这种情况,如果你还说法官是不偏向政府,那你真的是睁眼说瞎话)。

当然,我不是说我国没有有捍卫公正的法官,但这些法官就只能停留在高庭法官,而不能晋升成为联邦法官(在我国的法庭系统,联邦法庭是最高法庭),因为这必须经由首相的许可。谁能想到那个当年审判安华入狱的法官(Augustine Paul J)可以在短短几年就被晋升成为联邦法庭的法官。反而是那些被法律界所认可,时常给予非常有质量的判词的法官,一直被遗漏在高庭罢了。

讲师所描述的往年司法如何被欺压和被操控,并不会打击着我对司法独立的崇高向往。因为我相信,只有司法独立,我们每个人,不管有多渺小,我们都能信心十足地踏足在我们这片可爱的国土。当我们没犯错,我们不需害怕,因为法律是站在我们这里。就算我们被政府欺压,法庭会是我们可靠的公正捍卫者

要如何让我们司法独立,那就要从修改宪法开始。要如何修改宪法,那就要从一个真正负责任的政府开始。要如何从一个真正负责任的政府开始,那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


把我们的票投给值得信任的政党,这才是最实际和实务的方法。

Wednesday, March 28, 2012

大学生,为何你不生气

二十多年前,台湾作家龙应台写了一篇文章,名为《不會鬧事的一代——給大學》。用在今天的马来西亚大学生,却显得非常恰当。

大家都知道,自1971大专法令被通过后,学生运动从此没落下去。在六十年代,大学生被称为社会的眼睛,社会的良知;被形容最有声音,最有代表性的一群,在许多课题都敢敢站稳立场,表态意见。但可惜的是,政府的打压让我们这群大学生变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漠不关心。

苏丹街因捷运公司征收而面临被拆除的命运;不用紧吧,我们还有很多地方可以逛,还有谷中城和电影院。绿色集会号召大家一起去关丹表态大马子民不欢迎稀土工厂来我们国家运作;不用紧吧,这个工厂又不是建在我们家隔壁,我们还是保持观望吧。校园选举被校方临时改期延后,并自行委任一班没有通过学生投票的代表来做学生代表;不用紧吧,这是什么来的,我来大学只是来读书吧了。牛姐一家本借了2.5亿来养牛,最后变成买公寓来让牛来住;不用紧吧,这是大马常态,无需大惊小怪。

我们现在的大学生到底生了什么病?变得如此冷漠,如此不关心身边的事情。大学生变得有时间就多参加由校方举办的活动,明年可以继续住在宿舍才要紧。

遗憾的是,学习多一门技术和文化固然好;但这些都教不会我们什么是民主,什么是公民意识,什么是自己的权益。大学什么都有,什么都可以学习,但在校园内,你的视野,你的眼光,永远都被局限在校园里。校园外的事,你完全不知道。为何今天会有绿色集会,又有黄色集会,和325大集会;现今大学生有几个人知晓这些是什么?

“有听过,但我没有兴趣政治的,这些事我不想知道。”

是教育失败吗?公民意识似乎只是每五年投票一次就好了,至于政府做到好不好,我们什么都管不到。是这样的吗?那为何每次在大集会后,政府都被逼要做出让步。人民力量,是谁都无法否认的。有大家一起站出来,那就不会觉得孤单。

以前小时候读华小时,老师就告诉我,我学校是半津贴的,什么东西都要省吃省用;桌椅旧了就忍着吧,班上很挤就礼让点吧。慢慢岁月流失,十年后,我进入了大学,华小依然面对一箩箩问题,窘境依然没改善。325董总号召大家一起参加抗议华小师资短缺的集会,我终于可以身体力行来贡献一份我爱华小的那份心;身为个大学生,我见证了这个时代社会对于政府的呼喊和愤怒。今天如果没有我出席的话,那将来又会是谁,哪个大学生,站出来为我的儿女的权益表态。如果连自己都不要贡献一份力来保护自己的权益,那我们凭什么要求别人去捍卫我们的权益;沉默越久,就会忘了当初我们生气的是什么,最后习惯了我们的权益被剥削。

大学生,你学会了生气了吗?

Monday, January 2, 2012

给予勇敢大专生的话

续全国大约五百大专生于十二月十七日为了学术自由而走上街头后,证明了先今的许多大专生已开始醒觉,对于政府与校园所实施的“白色恐惧”不再感到害怕。就在2011和2012的跨年夜,大数人在公园,mamak,街道;拍照倒数时;我们勇敢的大专生又再一次集聚于苏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学来支援早前因降旗事件而受到校方纪律对付的阿当阿里(Adam Adli)。

或许你会好奇为何他们有好好的跨年夜不好好一起玩乐,一起倒数;或许你会觉得他们很蠢很愚笨,有书不读,有平静日子不好好过,为何要示威静坐?

如果你知道他们为何宁愿放弃一起玩乐的时间,一起吃喝的时间,你或许会被感动。我们的大学校方最喜欢用白色恐惧来控制大专生们;就好像阿当阿里因把纳吉的旗降下,把学术自由的旗升上去,被校方以“破坏大学名誉”的荒谬理由而召开听证会。但这是什么烂理由呢?目的也只不过是要继续他们一贯来的白色恐惧,仿佛告诉我们“如果你们再不乖乖读书,他就是例子!”

但是就在跨年夜,大约一百大专生,来自各自不同的地方,坐上巴士来到苏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学来给与阿当阿里援助和声援。

过后警方强硬镇压手无纯铁的大专生,警方当时的暴行更包括使用催泪弹、木棍和盾牌来攻击学生。如果看到这里你还认为这些大专生是愚蠢吃饱没事做,那我想反问你,现在到底是谁愚蠢?

乖乖读书的大专生,到底典当了他们多少的权利?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认为乖乖读书考好试就好了;再不然多出来的时间就是拿来吃喝玩乐。进到社会,又变成一个除了赚钱,其他时间就是吃喝玩乐的做工族。我们的权益,我们国家的进步,我们社会的弱势群体,我们的人权,都被这些冷漠和不闻不问给典当了。很时常听到人家说政府不好不好,但你以为你们有尽到一个公民的责任吗?关心国家社会难道不是每个公民的责任?

他们和你我都是好玩的青少年,都是处在这充满诱惑的时代。为何他们会和我们不一样,为何他们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阿当阿里而毅然走上街头;甚至还冒险被警方逮捕?因为,他们多了一份正义感。

为何你要嘲笑那些走上街头的青少年?这些本是宪法所赋予的人权,尤其是阐明人民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的第10条文里清清楚楚写着每个人都有和平集会的自由啊!为何你却不是谴责那些滥用权力来对付那些因敢于对付暴政大专生的警方和政府?

当有一天警方可以完全不看人权,不闻宪法所赋予我们的权力时,他们到底和黑社会有什么不一样?更无耻的是,他们可以在黑箱作业后,用暴力对付这些正义人士后,还满口道义地说“我们警方在维持社会次序。”本末倒置后,无知的人民还可以相信这些无耻荒谬的东西,这不是很可悲吗?

在这里,献上我的祝福和尊敬给那些勇敢的大专生。我相信“校园民主,学生自治”的日子终究会到来。写这些文章是真的真心希望,在看这文章的你;请把这醒觉传给你的朋友。

很多事,你以为很平静。实则却是生活在那些腐败的制度所粉饰的假象。

到底是有醒觉为了正义和公正站出来的人愚蠢;还是没有醒觉,整天生活在以为很美好实则自己的权益被典当的人愚蠢呢?


此文章投稿于<当今大马>

阿当阿里


“争取学术自由运动”主席萨万疑遭到警方拳打脚踢


Sunday, January 1, 2012

我的2011年

现在已是2012年一月一日一点三十分了,本想在2012年来临之前写下这一篇博客来总结2011,但是因为参加一个活动而回到宿舍时已经太迟了。说起来,在跨越2012的那瞬间,我还是在宿舍的冲凉房洗澡中度过呢!

说起年头,在忙什么呢?应该就在姐姐家,Puchong,那边律师楼做工吧。学到的东西还蛮多的,只是薪水还蛮低的。做了四个月,现在所得的薪水都花完了,可怜T.T。学到了如何处理文件吧,复印,打印这些琐事,可我本身觉得有这样的体会还不错的。因为至少如果有一天我是坐在老板椅子上指挥的律师的话,我会懂得体谅那些刚出来学东西的学徒的辛苦。在那边,还认识到一个蛮不错的女性朋友,同乡的,健谈;可是没在那边做工后,就很少联络了;听说她也没在那边做了。当然在律师楼做工也让我明白一个房子或土地的买卖的程序是怎样的。四个月,不短也不长;在那边也适应了城市的生活,看着城市人忙忙碌碌地过一天,搭巴士,shopping等等,时常都会思考以后出来社会做工后,我会否也是他们的其中一份子呢?

做工-ing

我的同事


在二月的时候也拿了STPM成绩。老天待我真不错,我拿到满分4.0。所以说当年我坚持读了半年后转去文科并不是个错的选择。我证明了一年的时间是可以读完所有的课程的,最重要的是有些人用了整整一年半读出来的东西却是什么都没有。这只能说明一个人在做任何东西最重要是一个人投入的心思和目标是否明确;不然到最后你什么都没获得。

获得了全校全佳成绩奖

往昔的四剑客,考试间中还打Dota,都在STPM拿到很不错的成绩



两个姐姐也在这段时间买了一个公寓单位,里面大多了,也舒服了许多。总觉得有她们姐姐真好,总是准备了很多东西给我,让我专注于我要做的东西。

做了四个月的工后,就回到家收工休息啦。在九月读大学之前,先在家休息够和玩够先,因为我知道我在大学我要过很充实的大学生活,我要过个忙碌的大学生活。在这四个月中,也每天秉持着读英文报和查英文新词的习惯,所以不知不觉英文的生字认识提高了许多;现在看一个英文报纸文章或文告已经不是个难事了。在这段时间,也答应了我以前的恩师(无论她们有没帮到我考好成绩,至少我是觉得她们真的很有心要教学生),回我的中六学校,教我的junior应该怎样考STPM,要注意什么。大概教了三个星期吧,就单纯的想帮帮那些我曾经也有的立场的Junior,因为曾经走过所以明白她们的感受和困扰。

在还没去大学之前,也和在中五认识的好朋友以及中六一起经历“生死”的四剑客死党一起出去玩,一起打DOTA,一起吃McD,一起打屁,一起车大炮,一起谈梦想,一起谈未来,一起谈秘密等等。经历了许多,留下的是不朽的回忆。。。在大学不会做这些,但回到家乡,见到他们,我就像见到亲人那样,那么地亲密,彼此之间是那么地信任。

终于在九月,离乡背井,来到了马大法律系求学。在我还没进马大和进马大之后的想法其实起了许多的改变。在之前,只想做在后面支持那些为了理想而奋斗的热血青少年的其中一个支持者;但来到这儿才发现,原来自己就是那些寥寥无几的热血亲少年。在这个时代,热血少年已经是少之又少了,如果我还是想躲在后面过我舒适的大学生活,那到底还有多少热血青少年在这小校园里来唤起大家对于社会时事的关心呢?

来到马大的第一件事,就是迎新周。我甚至还当上过Cheer Leader,现在回想起来,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去当。因为那时要当,根本不懂为了什么而当。现在回想起来,在迎新周所学的Cheers和所谓的“爱kolej精神”其实到底有什么用?大学生了,为何这些活动的性质还是跟中学生一样,kolej和kolej之间互相用cheers来呛声到底带来的意义是什么?我只知道,校方用了这个办法很容易就把大家对于许多应该要关注的东西转移在这个所谓的cheers。大学生应该不是要学这些的吧?我在那个星期在干嘛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觉得很可怕的是我连我自己的思想被别人牵着走还不知道,真可悲!

马大的迎新周后就是法律系的迎新周了,在这里没有什么要评语。我也找到了我的Buddy。有很不错的Buddy family,感情还不错,女的漂亮男的帅嘛=D。我的Co-Buddy也很不错,是个很爱说话,但心地很善良的女生;想找女朋友不要找同系的吧,但我会像照顾妹妹那样照顾她的,因为她小我一岁嘛:)

我的Buddies,坐我左边的那个是小我一岁的Co-Buddy


在这里参加第一个活动就是新青年。说起来新青年还是个非法团体呢,因为尝试了许多年,还是不被注册。简单来说,新青年就是一班热血的少年的团体,讨论的事项就有许多国家大事,社会时事;车大炮的时候,当然少不了鸟国阵。新青年也栽培了许多华裔青派的校园候选人。虽然我们看到的是许多大学生对于国家时事的冷漠,但我们果然是热血的,别人不参加没关系,人家不关心不代表可以影响我们;我们还是这么少人,所以感情才特别好。

新青年和BERSIH 2.0发动人黄进发拍照
新青年和丘光耀谈“大学生应有的思维”


在这里最感兴趣的活动就是马大华文学会辩论队。我是直接加入华文学会,直接报名参加辩论队的。虽然知道自己很差,没有辩论经验,但总梦想有一天能站上辩论的舞台,和别人滔滔不绝地辩论;那简直是帅呆了!虽然知道这很难,但这不是不可能,至少我去尝试了嘛!我还去参加了校辩呢,输在半决赛也很不错了吧?

我和校辩的战友

胡渐彪是我们辩论队的教练


过后参加的活动还有全中华。全中华除了可以让中学生和筹委的华教意识提升之外;筹委之间的感情也是异常地好。因为在这里经历了风风云云,认识了许多难兄难妹。连续三个星期周末,别人在shopping centre逛街放轻松时,我们连续跑了彭亨,怡保和马六甲三个分站。而且还是星期日晚上回来,明天还有上课考试的那种。这是一个很好的经历和磨练,因为它教回了我如何在很短的时间准备好明天要考得试。在全中华,是课程组的其中一分子,所以也学到了许多华教,中华文化以及中华文学的学问。


全中华-彭亨分站

全中华六筹委和营员合照


如果说全中华让我认识到一班难兄难妹,那全辩则让我见识了许多。全辩是全国大专生辩论比赛,而我是程序组的其中一位组员。全辩所关注的东西许多是关于国家的,这就让我如鱼得水,好像找到知音那样。在全辩简直就是个享受!在十二月份举办的辩论海啸更是让我大开眼界,而且我还是那场辩论的计时员呢!

全辩十三

辩论海啸后,和筹委们之间的合照


当然间中也去参加参观了许多的活动,比如校创,马大灯笼节等等,也听了很多forun。试过好几次明天就是考试或者要交功课,而因为参加这些活动而必须开夜车读到两三点。但秉持着“现在不是中学,成绩不必求最好”的精神,我都是“活动第一,读书其次。”

我也做了华文学会冬至联谊晚会的主席。筹办这个活动所付出的心思和时间其实也不少,但在活动成功举办完后的成就感就补过了一切。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活动背后的意义是非常好的,所以我非常愿意背负这个活动,来举办好。

很多朋友都会问我“哇,你们法律系的人不是很忙要背很多东西的咩?你还有酱多时间去参加和筹办这些活动?”朋友,很多事情是你把它想困难和复杂。有很多事情可以很快解决但因你认为有太多时间了,所以才会把它拖得很久才解决。相反,如果你知道你有的时间不多,你更会珍惜每一分钟每一秒,来完成你许多的事情。参加了很多活动,让我有不一样的见识和视野,更让我知道我不是个只会读书的大专生。我也不会因校方用强迫得手段来要我们参加宿舍活动,不然住不到宿舍,而去参加那些我认为很废的活动。大学生如果失去了自己独立的思考,只懂被别人牵着走时,那么他能算是真正的大学生吗?而且,那些本有可以学习外面许多事物的机会,而宁愿拿这些时间来读书的朋友成绩也不见得好那里去。而事实是,现在我的成绩也没差。

在这里,因为参加的活动多,见识也大了许多。许多以前在报章上看到的人,就跟他们有近距离的接触,比如胡渐彪,丘光耀,晓蕙等等。也亲眼看到许多名人,如黄家定,陈亚才,钟廷森;还有许多忘记了。本是很遥远的人或事物,忽然之间都变得不再遥远。

令我感到光荣的,在今年年底,为了学术自由而敢于走上街头。年经就只有短短几年,为何不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呢?我的senior常告诉我说“things will never make u die, it just make u stronger.”其实人生到底怕的是输什么?很多人都被这些虚幻的东西给抹杀了梦想。

我觉得我和很多人不一样的东西就是:很多人都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和看法,但他们会想“我怕失败,我会怕,我做了都没用等等。”但我却是宁愿尝试了失败,也不愿还没尝试就失败。很多东西是做了才有改变;口头上说了一千遍也改变不了什么,但只要你付出行动,许多东西都将因你而改变。

你踏出了第一步,故事的发展就因你这一步而有所改变。我总是这样认为的=)


我睡的床(有点乱,但你不能盼望男生的床有多干净了啦)

我买的书(我有空时,一定会去看的!)

我二姐买给我的小橱,给了我许多方便

平常晚上读书的样子

这个则是大概维持了几个星期(最忙碌的那段时间),因roomate们都读书了,而我还必须继续
开夜车到两三点的读书状况


Friday, December 30, 2011

我也想有轻松的大学生活

我曾经是很向往马大的法律系,或者更精确地说,当我看到一千多个律师能因为对于我们国家的人权问题走上街头时,我内心感到十分感动和震撼。对不起,是我自己把马大法律系学会等同于律师公会。

曾经的我,以为身为法律大专的我们,是必须要向那些为了唤起社会醒觉关于人权的律师们一样,放下一天的生计,冒着大太阳,走上街头。难道是我错了吗?大专生进来大学真的只是为了读好书,考好成绩,以后出去社会老老实实地赚钱吗?

可不是啊,律师的本质也是服务顾客,赚钱为上啊;那到底他们是为了什么走上街头:Walk for Justice,Walk for Freedom?简单一句,见到不公,身为法律界的律师们都有责任站出来为社会说话,为社会争取公义。

曾经的我想过些平静平淡的大学生活,但这种生活在看似和平宁静的校园,实质只会培养出赚钱的人材的大学生活,我却觉得就这样让我的大学生活轻松地过会让我失去了我内心许多的东西。或许你会说,以后我老老实实赚钱,老老实实纳税,那也是对国家的一种贡献;问题是你有没想过,你的血汗钱其实已在那些贪官的口袋中了吗?

读法律的大专生们,深晓人权的你们,你们应该背负一个责任,就是唤起其他大专生的醒觉。告诉他们社会的时事,让他们知道本来许许多多应有的权利,就被这种冷漠恐惧的心态给剥夺了。

我最看不起的人就是那些躲在房间里面,还嘲笑那些因对于不公而采取各种方式表达反对的人。他们最喜欢说‘就算你做的太多,也是没用啦。’对!就是因为有这种只懂坐在后面批评但真正需要你的时候却躲在后面的你,所以反对的声音和力量才不够大。相反,如果你对这不公拥有不一样的看法我还会尊重你;但如果你本来是反对的立场但却选择冷漠时,你就失去了我的尊重。

因为,当你沉默冷漠时,是否表示你已经默许了呢?如果你说不是,那就请你说出来吧,社会太需要这些敢于说出来的人了!

很多事,不是我要选择的;但如果你对于种种不公感到默许时,是否表示你承认你的儒弱?如果你说对不起,我对这些政治国家的东西没有兴趣;再一次抱歉,因为这样的你就是容许别人侵权你的权利;不只是你,也是我,他,你下一代,你父母,和所有人。

所以朋友,当你发现有一天,我已经站上前头来唤起大家的醒觉时,请别误会我不再是那个乖巧的尚稳。我还是我,只是我不能允许我自己默许不公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