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11

我也想有轻松的大学生活

我曾经是很向往马大的法律系,或者更精确地说,当我看到一千多个律师能因为对于我们国家的人权问题走上街头时,我内心感到十分感动和震撼。对不起,是我自己把马大法律系学会等同于律师公会。

曾经的我,以为身为法律大专的我们,是必须要向那些为了唤起社会醒觉关于人权的律师们一样,放下一天的生计,冒着大太阳,走上街头。难道是我错了吗?大专生进来大学真的只是为了读好书,考好成绩,以后出去社会老老实实地赚钱吗?

可不是啊,律师的本质也是服务顾客,赚钱为上啊;那到底他们是为了什么走上街头:Walk for Justice,Walk for Freedom?简单一句,见到不公,身为法律界的律师们都有责任站出来为社会说话,为社会争取公义。

曾经的我想过些平静平淡的大学生活,但这种生活在看似和平宁静的校园,实质只会培养出赚钱的人材的大学生活,我却觉得就这样让我的大学生活轻松地过会让我失去了我内心许多的东西。或许你会说,以后我老老实实赚钱,老老实实纳税,那也是对国家的一种贡献;问题是你有没想过,你的血汗钱其实已在那些贪官的口袋中了吗?

读法律的大专生们,深晓人权的你们,你们应该背负一个责任,就是唤起其他大专生的醒觉。告诉他们社会的时事,让他们知道本来许许多多应有的权利,就被这种冷漠恐惧的心态给剥夺了。

我最看不起的人就是那些躲在房间里面,还嘲笑那些因对于不公而采取各种方式表达反对的人。他们最喜欢说‘就算你做的太多,也是没用啦。’对!就是因为有这种只懂坐在后面批评但真正需要你的时候却躲在后面的你,所以反对的声音和力量才不够大。相反,如果你对这不公拥有不一样的看法我还会尊重你;但如果你本来是反对的立场但却选择冷漠时,你就失去了我的尊重。

因为,当你沉默冷漠时,是否表示你已经默许了呢?如果你说不是,那就请你说出来吧,社会太需要这些敢于说出来的人了!

很多事,不是我要选择的;但如果你对于种种不公感到默许时,是否表示你承认你的儒弱?如果你说对不起,我对这些政治国家的东西没有兴趣;再一次抱歉,因为这样的你就是容许别人侵权你的权利;不只是你,也是我,他,你下一代,你父母,和所有人。

所以朋友,当你发现有一天,我已经站上前头来唤起大家的醒觉时,请别误会我不再是那个乖巧的尚稳。我还是我,只是我不能允许我自己默许不公平的事。。。

Tuesday, December 27, 2011

升上去的是我们的诉求

阿当阿里(Adam Amli)在1217日随同五百名大专生游行至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后,降首相旗帜的行为已引起社会的一些争论和讨论。
笔者认为阿当阿里在这起事中应该被争论的不是降下首相纳吉旗帜的举动,而是应该理性地去探讨这位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大专生这举动背后的意义。
阿当阿里会把我们首相的旗帜降下是因为对于现任的政府感到失望,因为首相并没有遵守他的诺言,也就是让我们国家迈向更民主更开明的国家。我们看到现任政府不只让大学这个本应该是自由的净土受到污染,学术自由这个名词在我们国家大学更是天方夜照。大专生发言的自由被大专法令克制,就连教授因发表自己的意见也受到纪律对付。
阿当阿里是其中一个对于这现象感到愤怒,感到悲伤的大专生;但他更是一个对于我们国家大学里的学术自由感到失望的一个大专生。阿当阿里是勇敢的,他勇敢地站在前面,他把学术自由的旗帜升上了去,并和我们的前几任首相的旗帜同高飞翔。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笔者认为阿当阿里的举止并没有羞耻首相的意思;相反把学术自由升上去代表了我们大专生向我们的首相表达了我们的心声。我们希望学术自由能在我们的大学净土真正的实行,我们更希望首相能明白大专生是我们国家未来的领导人和塑造人。
大专生勇敢地站起来吧!笔者相信阿当阿里被人责骂被人谴责时,他并不是孤独的。相反,他有着我们这群背后为他撑腰的大专生。
笔者认为现今的大专生因太惧怕政府和恶法而选择对许多课题不闻不问,笔者希望阿当阿里的举止能更唤醒更多的大专生和青少年。当政府已听不到我们的声音,我们就必须选择用我们和平的方法让政府知道。
阿当阿里选择了降旗来表达他的心声,而我们更应该为他送上声援;因为走上街头的应该是我们每个热爱学术自由的大专生,升上去的旗帜更是我们对这国家,这政府的内心的一个真诚期盼

那一天,我们一起走上街头的日子

话说,校园运动在1971年大专法令被推荐后,就一直没落下去。政治运动完全被禁止在校园。政府美其名是要让大专学生专心读书,并把大学生标志为“一群不懂得独立思想,容易被煽动的青少年”,所以大专生要去自由地追求他们所向往的知识和梦想是不允许的。

近几年,随着2008年308的政治海啸以及今年才发生的BERSIH2.0大游行,政治醒觉已经在大学生之中不断地发芽。所谓要来的终究要来,校园运动和学生运动在以前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所谓大学生是社会的眼,大学生是社会的警钟;大学生应该是拥有独立思考的一群知识份子。就在2011年12年17日,一班充满着对国家的热爱和希望的大专生为了诉求废除大专法令和学术自由而走上了街。是的,我就是其中一个。

犹记得才刚踏入马大法律系的学院门堂时,学长学姐就告诉我么“身为一个读法律的学生,你们要拥有独立的思想;我们要一直把独立(Independent)的精神延续下去。”问题是,思想可以独立,但立场可以独立吗?好听点是叫中立,但我一样可以认为这,就是没立场。没立场的人难道不可怜吗?因为没有立场,他就失去了灵魂,他失去了他奋斗的目标,失去了方向。

中立的思想是很重要,因为它让你看清局势,让你分清楚是非黑白,让你知道正或者是邪。但请不要在中立的思想后,产生的只是一班会选择站中间的人。请不要一直用中立的立场来逃避立场。对或者错,正或者是邪,只有两个;你正在中间,你什么都不是。

那一天,我只看到加我五个华人走上街头。我不是要冒充英雄,我不是要上报。相反地,我一直担心我被警察捉,我更担心这件事让我父母知道了,我该怎样向他们解释。我过几天就要考试了,我不是个天资聪颖的学生;我走上街,我到底会不会影响到我学业。

但是,我更怕的是我没勇气去坚持我认为对的东西;我更害怕的是我的恐惧让我成为一个对国家社会时事冷漠的青少年。我想让他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大专生都对国家时事不关心;并不是所有的大专生都害怕表达自己的声音;也并不是所有的大专生看到国家继续腐败沉落下去还不闻不问。

关心国家难道不是刻不容缓的事吗?难道国家的现在的发展和前途对我们无关吗?我们到底要塑造一个怎样的国家给我们的孩子。难道要在以后孩子们问我们国家为何会破产,为何家园后面会有核幅能的工厂,为何我们的政治领袖可以随意滥用我们的血汗钱,为何我们在一个自己可以充满正义的立场来责问时,为何我们选择冷漠,为何我们选择不闻不问。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些问题,我不想以后的下一代是这样的一代,只懂得把自己的责任交给别人的一代,只懂得把国家的发展交给一些人去管理,而却忘了自己身为普通人是可以去监督和谴责他们。

我没有勇气走在最前面,没有勇气充当那些斗士;但至少我用我的行动表达我的立场。我的立场很简单,对或错,选择我认为对的立场,就这么简单。而不是只站在远方和后方,冷漠地看着那些勇敢去争取正义的斗士一个又一个地被牺牲,而什么都不做。

此文章投稿于<当今大马>

Friday, October 21, 2011

纳哥的政治秀


政治嘛,大家演点戏,给观众人民看看;人民在每日朝九暮五后拖着疲惫的身躯看看报纸新闻,总会从政治花边新闻中得到许许多多的乐趣和欢笑。

大家做好戏,好收场;观众开心,政治人物得到曝光,政治人物也开心。大家各有好处,各有默契,已是不成文的定律了。

但是如果戏做的太作假,太烂的话,那你可就不能怪我们人民不接受了。在各大报纸荣幸登上头条新闻的纳哥本着他亲民人民的大理念下,愿意和人民于人民餐厅吃“人民午餐”的那个新闻,已是我们面子客最新最热的话题。


犹记得,能够登上头条新闻的都是重条新闻,或者是有头有脸的新闻;不是国家财政预算案,就是轰动全国的杀人案等。虽然有时阿里哥也能以他的荒唐论登上头条新闻,但看看他的荒唐思想逻辑其实也算是一个人生的非常大的乐趣,因为这种愿意自己当小丑的人以博曝光的人还是少数的。

说回我们的纳哥,其实以前看那些什么“人民杂货店开张”也能在头条抢下一个这么大的版面,我是有一点点的意见了。这一次看到纳吉哥春风满面地拿着那美味的“人民餐”准备开动的样子竟然堂堂正正地登上各大头条新闻是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本来他要怎样吃去哪里吃我们也不能给什么意见,但他竟然用了我们的报纸来当作政治舞台是真的有点过分。小时候,我们都读报纸是每日之粮。如果要我每日都吃这种粮,我宁愿不吃。

不过当我再仔细一看,我才发现聪明的编辑为何要特别关注这纳哥的午餐。因为新闻告诉我们这么美味的菜肴竟然只需要三令吉。所以难怪为什么会这么有新闻价值,因为据我所知,大马用三块钱只能买盘白饭加个鸡肉。三块令吉能买到饭,鸡肉,又鱼又菜等的确是大马奇闻,从所未有。

哇,就当我在睡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夜晚而下午准备到那个所谓的“人民餐厅”,以三块钱来狠狠地敲诈老板一餐时,面子书那边已经传到乱,传到爆:


噢,其实看了后不是愤怒,也不是伤心不能用三块钱来买到这么好吃的一餐;只是无奈,无言。或许他们真的当我们人民是白痴了,是不能思想,是只会相信他们讲话的一群机器人。

纳哥,其实从你上台到现在,到底用了多少我们人民钱来做你的政治秀?演一套戏,到最后还是一部戏,大家看了只会笑笑而不会当真的。要得到人心,总要做一些实在的。把你用来做政治秀的钱拿去做真正对人民有益处的用途真的那么难吗?

还有最后一点我在这里要强烈提出来:下次演戏,记得要用好的大纲,要懂得用逻辑来编故事,而不是用屁股。

因为如果戏太烂,只是在侮辱观众的智慧,你懂吗?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财政预算案

先在此声明,我可是一个对经济只有些粗糙的认识的人。但对于在中六时读了一年的经济科目的中学生,我还是有些少少的基本概念。

前不久,我们的首相纳吉春风满面,浩荡荡地在各个部长的陪同下,在国会为我们提呈了明年的财政预算案。

老实说,我对这财政预算案的想法是,看似很充实,里头却感到非常空洞。明年的财政预算案是我国创国以来的最高纪录,到达了2328亿令吉。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也被视为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前的最后一个预算案。这对于一个即将应付全国大选的政府,又如何不战战兢兢地为我们人民献上最精心策划的预算案呢?

说到底,为了讨人民的欢心,这一次的预算案可说是为了赢取全国大选而精心订做的。相信有看新闻的人都知道政府将会如何运用我们人民所纳的钱,所以在此我就不用多费口舌来说一篇了。

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如果一个群体把他们的资源交给一个领导人来管理,他们会想看到怎样的成果呢?第一,是要有公平的分配;第二,是要把资源用在开发的用途上,来让整体的群体成员的生活水准都提高;第三则是把资源多分配给比较弱势的群体,让他们也能够一起安稳地和群体一同生活。

这一次的预算案,2328亿中,78%是被用作管理用途,而剩余的22%则用作发展用途。当我看到这里时,我还不经地去问问身边的朋友,大马是不是已经搭上了先进国的列车了?当然我得到的答案是,我们还是属于正在发展中的国家。我感到纳闷的是,我们的国家体制,我们的社会真的需要这么多的钱来维持运作?为什么我们国家的首相署,相比美国的白宫的管理所需要的费用,会来得非常地偏高,而且效率又不见得比白宫好?

为什么在一个还在发展中的国家,管理的费用会如此地偏高?我们不是正需要资源来发展吗?

个人所得税和公司税没有下调,体制上没有得到改善;但调高的是公务员的薪水和退休金。这一个一次性的优惠看似很诱人,但却是对现今的经济问题一点改善都没帮助。

有学过一点经济门面的都知道,如果一个国家的生产能力没有得到提高,而薪水却上涨时,带来的只会是通货膨胀。当通货膨胀时,我们的金钱价值就会下降,所以整体来说社会的经济能力还是没得到改善。

当全球的经济能力都处于不乐观的情况下,纳吉还能不畏,乐观地为我们国家明年的经济成长订下5-6%的目标时,我就知道我们不能怪他把我们的钱如此慷慨和豪气地派送给这么庞大的公务员群体。因为或许他对他的政府转型计划和经济转型计划有着无比坚固的信心。

但,我没有,一点也没有,给了纳吉三年的时间了,到底看到什么样的转型?

我只看到国家种族与宗教的摩擦越来越频密,而这,对于我国是完全多余的,多余的~

Saturday, October 8, 2011

大学生应不应该关心国家时事

才刚就读于马大一个月多,我的视野就扩大了许多。当然有许多东西我可以在这里分享,但现在我只想对其中一个现象分享我的意见。

让我感到纳闷的是,这里许多的活动与团体都是偏向于社交和玩乐。我并不是反对去多认识朋友,相反地我是非常地赞同,因为在大学能够认识到不同科系的人也代表着为我们的社交网络更大,更宽打下良好的基础。我不明白的是,在许多的活动结束后,我们到底除了能够更认识到诸多朋友后,我们还学习到了什么。开心后,欢乐后,到底我们的思想和思维到底有没有得到进步?我真的很希望,在活动中,它能让我们青少年更能,更加去关心社会时事。

大学生涯,认识到许多不一样的朋友的确是很精彩的一个环节。但在我们即将踏入社会之前,大学到底栽培了许多怎样的青年?

现今的青年许多都是忙于自己的事物,忙着交朋友,忙着读书,工作,忙着去谈恋爱。但大家却忽略了如何去关心我们的国家,社会时事。我们忘了,或许在我们以后开始工作时,我们已经对我们国家的如何发展漠不关心了。我们也不想理会我们国家到底会不回破产,我们只想去赚取更多的马币。我们都变得只顾自己,而不关心社会如何前进,如何衰退。

我们也忘了,甚至我们也不知道谁是那个有着良好信念,抱着为国为民的赵明福是如何不明不白地跌死于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大厦里。我们不会理会位于茨厂街的苏丹街可能面对被征收的命运。当贪官是挥霍我们纳税人的金钱时,我们变得只会说“官嘛,天下乌鸦一样黑”,然后就一笑而过。当我们社会发生不公平,不公义的事时,我们变得只会忍气吞声,因为我们从小到大,我们的教育都告诉我们要懂得沉住气,气往肚子里吞。问题是,当这些问题发生时,你不出声时,难道这不就代表你默许这些事情可以发生了吗?当这些不公平的事情再发生时,你是不是又再静静地表示默许呢?

我们是大学生,大学生应该是拥有着自己思想,能够分辨是非黑白的一群知识分子。大学生是社会未来的领导人。以后的社会是由我们去塑造的。

每个人都关心社会,尽一点小力是会让社会更加美好的。相反地,如果只有一小撮人关心社会,站在前线捍卫我们的权益,我们的权力时,他们就必须付出许多,甚至生命,因为我们不懂得在后面支持他们。

没人喜欢做前锋,因为站在前面的总死得快。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那些我们所谓的“极端分子”是真的极端,还是只是因为只有他们几个站在前线,而不幸被那些权高位重的人集中对付。

是不是要等到我们的权益权力受到侵略时,我们才会想起那些站在前线为我们奋斗的人。不要以为被典当掉一些权益是可以默许的,这样只会代表我们总有一日会像“青蛙于温水中煮死”。

我们或许都没勇气站在前线,但至少我们是不是应该献上我们的鼓励和祝福并且成为他们强而有力的后盾呢?

我们是不是不应该自私的让他们去独自奋斗本属于我们大家都应该一起奋斗的权益呢?

国家与社会是我们大家一起建造和塑造的,要拥有一个充满公民意识,充满正义感的社会还是对社会时事漠不关心的社会,是从我们大家的选择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