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1, 2011

纳哥的政治秀


政治嘛,大家演点戏,给观众人民看看;人民在每日朝九暮五后拖着疲惫的身躯看看报纸新闻,总会从政治花边新闻中得到许许多多的乐趣和欢笑。

大家做好戏,好收场;观众开心,政治人物得到曝光,政治人物也开心。大家各有好处,各有默契,已是不成文的定律了。

但是如果戏做的太作假,太烂的话,那你可就不能怪我们人民不接受了。在各大报纸荣幸登上头条新闻的纳哥本着他亲民人民的大理念下,愿意和人民于人民餐厅吃“人民午餐”的那个新闻,已是我们面子客最新最热的话题。


犹记得,能够登上头条新闻的都是重条新闻,或者是有头有脸的新闻;不是国家财政预算案,就是轰动全国的杀人案等。虽然有时阿里哥也能以他的荒唐论登上头条新闻,但看看他的荒唐思想逻辑其实也算是一个人生的非常大的乐趣,因为这种愿意自己当小丑的人以博曝光的人还是少数的。

说回我们的纳哥,其实以前看那些什么“人民杂货店开张”也能在头条抢下一个这么大的版面,我是有一点点的意见了。这一次看到纳吉哥春风满面地拿着那美味的“人民餐”准备开动的样子竟然堂堂正正地登上各大头条新闻是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本来他要怎样吃去哪里吃我们也不能给什么意见,但他竟然用了我们的报纸来当作政治舞台是真的有点过分。小时候,我们都读报纸是每日之粮。如果要我每日都吃这种粮,我宁愿不吃。

不过当我再仔细一看,我才发现聪明的编辑为何要特别关注这纳哥的午餐。因为新闻告诉我们这么美味的菜肴竟然只需要三令吉。所以难怪为什么会这么有新闻价值,因为据我所知,大马用三块钱只能买盘白饭加个鸡肉。三块令吉能买到饭,鸡肉,又鱼又菜等的确是大马奇闻,从所未有。

哇,就当我在睡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夜晚而下午准备到那个所谓的“人民餐厅”,以三块钱来狠狠地敲诈老板一餐时,面子书那边已经传到乱,传到爆:


噢,其实看了后不是愤怒,也不是伤心不能用三块钱来买到这么好吃的一餐;只是无奈,无言。或许他们真的当我们人民是白痴了,是不能思想,是只会相信他们讲话的一群机器人。

纳哥,其实从你上台到现在,到底用了多少我们人民钱来做你的政治秀?演一套戏,到最后还是一部戏,大家看了只会笑笑而不会当真的。要得到人心,总要做一些实在的。把你用来做政治秀的钱拿去做真正对人民有益处的用途真的那么难吗?

还有最后一点我在这里要强烈提出来:下次演戏,记得要用好的大纲,要懂得用逻辑来编故事,而不是用屁股。

因为如果戏太烂,只是在侮辱观众的智慧,你懂吗?

Tuesday, October 11, 2011

财政预算案

先在此声明,我可是一个对经济只有些粗糙的认识的人。但对于在中六时读了一年的经济科目的中学生,我还是有些少少的基本概念。

前不久,我们的首相纳吉春风满面,浩荡荡地在各个部长的陪同下,在国会为我们提呈了明年的财政预算案。

老实说,我对这财政预算案的想法是,看似很充实,里头却感到非常空洞。明年的财政预算案是我国创国以来的最高纪录,到达了2328亿令吉。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也被视为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前的最后一个预算案。这对于一个即将应付全国大选的政府,又如何不战战兢兢地为我们人民献上最精心策划的预算案呢?

说到底,为了讨人民的欢心,这一次的预算案可说是为了赢取全国大选而精心订做的。相信有看新闻的人都知道政府将会如何运用我们人民所纳的钱,所以在此我就不用多费口舌来说一篇了。

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如果一个群体把他们的资源交给一个领导人来管理,他们会想看到怎样的成果呢?第一,是要有公平的分配;第二,是要把资源用在开发的用途上,来让整体的群体成员的生活水准都提高;第三则是把资源多分配给比较弱势的群体,让他们也能够一起安稳地和群体一同生活。

这一次的预算案,2328亿中,78%是被用作管理用途,而剩余的22%则用作发展用途。当我看到这里时,我还不经地去问问身边的朋友,大马是不是已经搭上了先进国的列车了?当然我得到的答案是,我们还是属于正在发展中的国家。我感到纳闷的是,我们的国家体制,我们的社会真的需要这么多的钱来维持运作?为什么我们国家的首相署,相比美国的白宫的管理所需要的费用,会来得非常地偏高,而且效率又不见得比白宫好?

为什么在一个还在发展中的国家,管理的费用会如此地偏高?我们不是正需要资源来发展吗?

个人所得税和公司税没有下调,体制上没有得到改善;但调高的是公务员的薪水和退休金。这一个一次性的优惠看似很诱人,但却是对现今的经济问题一点改善都没帮助。

有学过一点经济门面的都知道,如果一个国家的生产能力没有得到提高,而薪水却上涨时,带来的只会是通货膨胀。当通货膨胀时,我们的金钱价值就会下降,所以整体来说社会的经济能力还是没得到改善。

当全球的经济能力都处于不乐观的情况下,纳吉还能不畏,乐观地为我们国家明年的经济成长订下5-6%的目标时,我就知道我们不能怪他把我们的钱如此慷慨和豪气地派送给这么庞大的公务员群体。因为或许他对他的政府转型计划和经济转型计划有着无比坚固的信心。

但,我没有,一点也没有,给了纳吉三年的时间了,到底看到什么样的转型?

我只看到国家种族与宗教的摩擦越来越频密,而这,对于我国是完全多余的,多余的~

Saturday, October 8, 2011

大学生应不应该关心国家时事

才刚就读于马大一个月多,我的视野就扩大了许多。当然有许多东西我可以在这里分享,但现在我只想对其中一个现象分享我的意见。

让我感到纳闷的是,这里许多的活动与团体都是偏向于社交和玩乐。我并不是反对去多认识朋友,相反地我是非常地赞同,因为在大学能够认识到不同科系的人也代表着为我们的社交网络更大,更宽打下良好的基础。我不明白的是,在许多的活动结束后,我们到底除了能够更认识到诸多朋友后,我们还学习到了什么。开心后,欢乐后,到底我们的思想和思维到底有没有得到进步?我真的很希望,在活动中,它能让我们青少年更能,更加去关心社会时事。

大学生涯,认识到许多不一样的朋友的确是很精彩的一个环节。但在我们即将踏入社会之前,大学到底栽培了许多怎样的青年?

现今的青年许多都是忙于自己的事物,忙着交朋友,忙着读书,工作,忙着去谈恋爱。但大家却忽略了如何去关心我们的国家,社会时事。我们忘了,或许在我们以后开始工作时,我们已经对我们国家的如何发展漠不关心了。我们也不想理会我们国家到底会不回破产,我们只想去赚取更多的马币。我们都变得只顾自己,而不关心社会如何前进,如何衰退。

我们也忘了,甚至我们也不知道谁是那个有着良好信念,抱着为国为民的赵明福是如何不明不白地跌死于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大厦里。我们不会理会位于茨厂街的苏丹街可能面对被征收的命运。当贪官是挥霍我们纳税人的金钱时,我们变得只会说“官嘛,天下乌鸦一样黑”,然后就一笑而过。当我们社会发生不公平,不公义的事时,我们变得只会忍气吞声,因为我们从小到大,我们的教育都告诉我们要懂得沉住气,气往肚子里吞。问题是,当这些问题发生时,你不出声时,难道这不就代表你默许这些事情可以发生了吗?当这些不公平的事情再发生时,你是不是又再静静地表示默许呢?

我们是大学生,大学生应该是拥有着自己思想,能够分辨是非黑白的一群知识分子。大学生是社会未来的领导人。以后的社会是由我们去塑造的。

每个人都关心社会,尽一点小力是会让社会更加美好的。相反地,如果只有一小撮人关心社会,站在前线捍卫我们的权益,我们的权力时,他们就必须付出许多,甚至生命,因为我们不懂得在后面支持他们。

没人喜欢做前锋,因为站在前面的总死得快。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那些我们所谓的“极端分子”是真的极端,还是只是因为只有他们几个站在前线,而不幸被那些权高位重的人集中对付。

是不是要等到我们的权益权力受到侵略时,我们才会想起那些站在前线为我们奋斗的人。不要以为被典当掉一些权益是可以默许的,这样只会代表我们总有一日会像“青蛙于温水中煮死”。

我们或许都没勇气站在前线,但至少我们是不是应该献上我们的鼓励和祝福并且成为他们强而有力的后盾呢?

我们是不是不应该自私的让他们去独自奋斗本属于我们大家都应该一起奋斗的权益呢?

国家与社会是我们大家一起建造和塑造的,要拥有一个充满公民意识,充满正义感的社会还是对社会时事漠不关心的社会,是从我们大家的选择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