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30, 2011

我也想有轻松的大学生活

我曾经是很向往马大的法律系,或者更精确地说,当我看到一千多个律师能因为对于我们国家的人权问题走上街头时,我内心感到十分感动和震撼。对不起,是我自己把马大法律系学会等同于律师公会。

曾经的我,以为身为法律大专的我们,是必须要向那些为了唤起社会醒觉关于人权的律师们一样,放下一天的生计,冒着大太阳,走上街头。难道是我错了吗?大专生进来大学真的只是为了读好书,考好成绩,以后出去社会老老实实地赚钱吗?

可不是啊,律师的本质也是服务顾客,赚钱为上啊;那到底他们是为了什么走上街头:Walk for Justice,Walk for Freedom?简单一句,见到不公,身为法律界的律师们都有责任站出来为社会说话,为社会争取公义。

曾经的我想过些平静平淡的大学生活,但这种生活在看似和平宁静的校园,实质只会培养出赚钱的人材的大学生活,我却觉得就这样让我的大学生活轻松地过会让我失去了我内心许多的东西。或许你会说,以后我老老实实赚钱,老老实实纳税,那也是对国家的一种贡献;问题是你有没想过,你的血汗钱其实已在那些贪官的口袋中了吗?

读法律的大专生们,深晓人权的你们,你们应该背负一个责任,就是唤起其他大专生的醒觉。告诉他们社会的时事,让他们知道本来许许多多应有的权利,就被这种冷漠恐惧的心态给剥夺了。

我最看不起的人就是那些躲在房间里面,还嘲笑那些因对于不公而采取各种方式表达反对的人。他们最喜欢说‘就算你做的太多,也是没用啦。’对!就是因为有这种只懂坐在后面批评但真正需要你的时候却躲在后面的你,所以反对的声音和力量才不够大。相反,如果你对这不公拥有不一样的看法我还会尊重你;但如果你本来是反对的立场但却选择冷漠时,你就失去了我的尊重。

因为,当你沉默冷漠时,是否表示你已经默许了呢?如果你说不是,那就请你说出来吧,社会太需要这些敢于说出来的人了!

很多事,不是我要选择的;但如果你对于种种不公感到默许时,是否表示你承认你的儒弱?如果你说对不起,我对这些政治国家的东西没有兴趣;再一次抱歉,因为这样的你就是容许别人侵权你的权利;不只是你,也是我,他,你下一代,你父母,和所有人。

所以朋友,当你发现有一天,我已经站上前头来唤起大家的醒觉时,请别误会我不再是那个乖巧的尚稳。我还是我,只是我不能允许我自己默许不公平的事。。。

Tuesday, December 27, 2011

升上去的是我们的诉求

阿当阿里(Adam Amli)在1217日随同五百名大专生游行至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后,降首相旗帜的行为已引起社会的一些争论和讨论。
笔者认为阿当阿里在这起事中应该被争论的不是降下首相纳吉旗帜的举动,而是应该理性地去探讨这位苏丹依德理斯教育大学大专生这举动背后的意义。
阿当阿里会把我们首相的旗帜降下是因为对于现任的政府感到失望,因为首相并没有遵守他的诺言,也就是让我们国家迈向更民主更开明的国家。我们看到现任政府不只让大学这个本应该是自由的净土受到污染,学术自由这个名词在我们国家大学更是天方夜照。大专生发言的自由被大专法令克制,就连教授因发表自己的意见也受到纪律对付。
阿当阿里是其中一个对于这现象感到愤怒,感到悲伤的大专生;但他更是一个对于我们国家大学里的学术自由感到失望的一个大专生。阿当阿里是勇敢的,他勇敢地站在前面,他把学术自由的旗帜升上了去,并和我们的前几任首相的旗帜同高飞翔。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笔者认为阿当阿里的举止并没有羞耻首相的意思;相反把学术自由升上去代表了我们大专生向我们的首相表达了我们的心声。我们希望学术自由能在我们的大学净土真正的实行,我们更希望首相能明白大专生是我们国家未来的领导人和塑造人。
大专生勇敢地站起来吧!笔者相信阿当阿里被人责骂被人谴责时,他并不是孤独的。相反,他有着我们这群背后为他撑腰的大专生。
笔者认为现今的大专生因太惧怕政府和恶法而选择对许多课题不闻不问,笔者希望阿当阿里的举止能更唤醒更多的大专生和青少年。当政府已听不到我们的声音,我们就必须选择用我们和平的方法让政府知道。
阿当阿里选择了降旗来表达他的心声,而我们更应该为他送上声援;因为走上街头的应该是我们每个热爱学术自由的大专生,升上去的旗帜更是我们对这国家,这政府的内心的一个真诚期盼

那一天,我们一起走上街头的日子

话说,校园运动在1971年大专法令被推荐后,就一直没落下去。政治运动完全被禁止在校园。政府美其名是要让大专学生专心读书,并把大学生标志为“一群不懂得独立思想,容易被煽动的青少年”,所以大专生要去自由地追求他们所向往的知识和梦想是不允许的。

近几年,随着2008年308的政治海啸以及今年才发生的BERSIH2.0大游行,政治醒觉已经在大学生之中不断地发芽。所谓要来的终究要来,校园运动和学生运动在以前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所谓大学生是社会的眼,大学生是社会的警钟;大学生应该是拥有独立思考的一群知识份子。就在2011年12年17日,一班充满着对国家的热爱和希望的大专生为了诉求废除大专法令和学术自由而走上了街。是的,我就是其中一个。

犹记得才刚踏入马大法律系的学院门堂时,学长学姐就告诉我么“身为一个读法律的学生,你们要拥有独立的思想;我们要一直把独立(Independent)的精神延续下去。”问题是,思想可以独立,但立场可以独立吗?好听点是叫中立,但我一样可以认为这,就是没立场。没立场的人难道不可怜吗?因为没有立场,他就失去了灵魂,他失去了他奋斗的目标,失去了方向。

中立的思想是很重要,因为它让你看清局势,让你分清楚是非黑白,让你知道正或者是邪。但请不要在中立的思想后,产生的只是一班会选择站中间的人。请不要一直用中立的立场来逃避立场。对或者错,正或者是邪,只有两个;你正在中间,你什么都不是。

那一天,我只看到加我五个华人走上街头。我不是要冒充英雄,我不是要上报。相反地,我一直担心我被警察捉,我更担心这件事让我父母知道了,我该怎样向他们解释。我过几天就要考试了,我不是个天资聪颖的学生;我走上街,我到底会不会影响到我学业。

但是,我更怕的是我没勇气去坚持我认为对的东西;我更害怕的是我的恐惧让我成为一个对国家社会时事冷漠的青少年。我想让他们知道,并不是所有的大专生都对国家时事不关心;并不是所有的大专生都害怕表达自己的声音;也并不是所有的大专生看到国家继续腐败沉落下去还不闻不问。

关心国家难道不是刻不容缓的事吗?难道国家的现在的发展和前途对我们无关吗?我们到底要塑造一个怎样的国家给我们的孩子。难道要在以后孩子们问我们国家为何会破产,为何家园后面会有核幅能的工厂,为何我们的政治领袖可以随意滥用我们的血汗钱,为何我们在一个自己可以充满正义的立场来责问时,为何我们选择冷漠,为何我们选择不闻不问。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些问题,我不想以后的下一代是这样的一代,只懂得把自己的责任交给别人的一代,只懂得把国家的发展交给一些人去管理,而却忘了自己身为普通人是可以去监督和谴责他们。

我没有勇气走在最前面,没有勇气充当那些斗士;但至少我用我的行动表达我的立场。我的立场很简单,对或错,选择我认为对的立场,就这么简单。而不是只站在远方和后方,冷漠地看着那些勇敢去争取正义的斗士一个又一个地被牺牲,而什么都不做。

此文章投稿于<当今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