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 2012

我的2011年

现在已是2012年一月一日一点三十分了,本想在2012年来临之前写下这一篇博客来总结2011,但是因为参加一个活动而回到宿舍时已经太迟了。说起来,在跨越2012的那瞬间,我还是在宿舍的冲凉房洗澡中度过呢!

说起年头,在忙什么呢?应该就在姐姐家,Puchong,那边律师楼做工吧。学到的东西还蛮多的,只是薪水还蛮低的。做了四个月,现在所得的薪水都花完了,可怜T.T。学到了如何处理文件吧,复印,打印这些琐事,可我本身觉得有这样的体会还不错的。因为至少如果有一天我是坐在老板椅子上指挥的律师的话,我会懂得体谅那些刚出来学东西的学徒的辛苦。在那边,还认识到一个蛮不错的女性朋友,同乡的,健谈;可是没在那边做工后,就很少联络了;听说她也没在那边做了。当然在律师楼做工也让我明白一个房子或土地的买卖的程序是怎样的。四个月,不短也不长;在那边也适应了城市的生活,看着城市人忙忙碌碌地过一天,搭巴士,shopping等等,时常都会思考以后出来社会做工后,我会否也是他们的其中一份子呢?

做工-ing

我的同事


在二月的时候也拿了STPM成绩。老天待我真不错,我拿到满分4.0。所以说当年我坚持读了半年后转去文科并不是个错的选择。我证明了一年的时间是可以读完所有的课程的,最重要的是有些人用了整整一年半读出来的东西却是什么都没有。这只能说明一个人在做任何东西最重要是一个人投入的心思和目标是否明确;不然到最后你什么都没获得。

获得了全校全佳成绩奖

往昔的四剑客,考试间中还打Dota,都在STPM拿到很不错的成绩



两个姐姐也在这段时间买了一个公寓单位,里面大多了,也舒服了许多。总觉得有她们姐姐真好,总是准备了很多东西给我,让我专注于我要做的东西。

做了四个月的工后,就回到家收工休息啦。在九月读大学之前,先在家休息够和玩够先,因为我知道我在大学我要过很充实的大学生活,我要过个忙碌的大学生活。在这四个月中,也每天秉持着读英文报和查英文新词的习惯,所以不知不觉英文的生字认识提高了许多;现在看一个英文报纸文章或文告已经不是个难事了。在这段时间,也答应了我以前的恩师(无论她们有没帮到我考好成绩,至少我是觉得她们真的很有心要教学生),回我的中六学校,教我的junior应该怎样考STPM,要注意什么。大概教了三个星期吧,就单纯的想帮帮那些我曾经也有的立场的Junior,因为曾经走过所以明白她们的感受和困扰。

在还没去大学之前,也和在中五认识的好朋友以及中六一起经历“生死”的四剑客死党一起出去玩,一起打DOTA,一起吃McD,一起打屁,一起车大炮,一起谈梦想,一起谈未来,一起谈秘密等等。经历了许多,留下的是不朽的回忆。。。在大学不会做这些,但回到家乡,见到他们,我就像见到亲人那样,那么地亲密,彼此之间是那么地信任。

终于在九月,离乡背井,来到了马大法律系求学。在我还没进马大和进马大之后的想法其实起了许多的改变。在之前,只想做在后面支持那些为了理想而奋斗的热血青少年的其中一个支持者;但来到这儿才发现,原来自己就是那些寥寥无几的热血亲少年。在这个时代,热血少年已经是少之又少了,如果我还是想躲在后面过我舒适的大学生活,那到底还有多少热血青少年在这小校园里来唤起大家对于社会时事的关心呢?

来到马大的第一件事,就是迎新周。我甚至还当上过Cheer Leader,现在回想起来,让我选择的话,我一定不会再去当。因为那时要当,根本不懂为了什么而当。现在回想起来,在迎新周所学的Cheers和所谓的“爱kolej精神”其实到底有什么用?大学生了,为何这些活动的性质还是跟中学生一样,kolej和kolej之间互相用cheers来呛声到底带来的意义是什么?我只知道,校方用了这个办法很容易就把大家对于许多应该要关注的东西转移在这个所谓的cheers。大学生应该不是要学这些的吧?我在那个星期在干嘛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觉得很可怕的是我连我自己的思想被别人牵着走还不知道,真可悲!

马大的迎新周后就是法律系的迎新周了,在这里没有什么要评语。我也找到了我的Buddy。有很不错的Buddy family,感情还不错,女的漂亮男的帅嘛=D。我的Co-Buddy也很不错,是个很爱说话,但心地很善良的女生;想找女朋友不要找同系的吧,但我会像照顾妹妹那样照顾她的,因为她小我一岁嘛:)

我的Buddies,坐我左边的那个是小我一岁的Co-Buddy


在这里参加第一个活动就是新青年。说起来新青年还是个非法团体呢,因为尝试了许多年,还是不被注册。简单来说,新青年就是一班热血的少年的团体,讨论的事项就有许多国家大事,社会时事;车大炮的时候,当然少不了鸟国阵。新青年也栽培了许多华裔青派的校园候选人。虽然我们看到的是许多大学生对于国家时事的冷漠,但我们果然是热血的,别人不参加没关系,人家不关心不代表可以影响我们;我们还是这么少人,所以感情才特别好。

新青年和BERSIH 2.0发动人黄进发拍照
新青年和丘光耀谈“大学生应有的思维”


在这里最感兴趣的活动就是马大华文学会辩论队。我是直接加入华文学会,直接报名参加辩论队的。虽然知道自己很差,没有辩论经验,但总梦想有一天能站上辩论的舞台,和别人滔滔不绝地辩论;那简直是帅呆了!虽然知道这很难,但这不是不可能,至少我去尝试了嘛!我还去参加了校辩呢,输在半决赛也很不错了吧?

我和校辩的战友

胡渐彪是我们辩论队的教练


过后参加的活动还有全中华。全中华除了可以让中学生和筹委的华教意识提升之外;筹委之间的感情也是异常地好。因为在这里经历了风风云云,认识了许多难兄难妹。连续三个星期周末,别人在shopping centre逛街放轻松时,我们连续跑了彭亨,怡保和马六甲三个分站。而且还是星期日晚上回来,明天还有上课考试的那种。这是一个很好的经历和磨练,因为它教回了我如何在很短的时间准备好明天要考得试。在全中华,是课程组的其中一分子,所以也学到了许多华教,中华文化以及中华文学的学问。


全中华-彭亨分站

全中华六筹委和营员合照


如果说全中华让我认识到一班难兄难妹,那全辩则让我见识了许多。全辩是全国大专生辩论比赛,而我是程序组的其中一位组员。全辩所关注的东西许多是关于国家的,这就让我如鱼得水,好像找到知音那样。在全辩简直就是个享受!在十二月份举办的辩论海啸更是让我大开眼界,而且我还是那场辩论的计时员呢!

全辩十三

辩论海啸后,和筹委们之间的合照


当然间中也去参加参观了许多的活动,比如校创,马大灯笼节等等,也听了很多forun。试过好几次明天就是考试或者要交功课,而因为参加这些活动而必须开夜车读到两三点。但秉持着“现在不是中学,成绩不必求最好”的精神,我都是“活动第一,读书其次。”

我也做了华文学会冬至联谊晚会的主席。筹办这个活动所付出的心思和时间其实也不少,但在活动成功举办完后的成就感就补过了一切。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活动背后的意义是非常好的,所以我非常愿意背负这个活动,来举办好。

很多朋友都会问我“哇,你们法律系的人不是很忙要背很多东西的咩?你还有酱多时间去参加和筹办这些活动?”朋友,很多事情是你把它想困难和复杂。有很多事情可以很快解决但因你认为有太多时间了,所以才会把它拖得很久才解决。相反,如果你知道你有的时间不多,你更会珍惜每一分钟每一秒,来完成你许多的事情。参加了很多活动,让我有不一样的见识和视野,更让我知道我不是个只会读书的大专生。我也不会因校方用强迫得手段来要我们参加宿舍活动,不然住不到宿舍,而去参加那些我认为很废的活动。大学生如果失去了自己独立的思考,只懂被别人牵着走时,那么他能算是真正的大学生吗?而且,那些本有可以学习外面许多事物的机会,而宁愿拿这些时间来读书的朋友成绩也不见得好那里去。而事实是,现在我的成绩也没差。

在这里,因为参加的活动多,见识也大了许多。许多以前在报章上看到的人,就跟他们有近距离的接触,比如胡渐彪,丘光耀,晓蕙等等。也亲眼看到许多名人,如黄家定,陈亚才,钟廷森;还有许多忘记了。本是很遥远的人或事物,忽然之间都变得不再遥远。

令我感到光荣的,在今年年底,为了学术自由而敢于走上街头。年经就只有短短几年,为何不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呢?我的senior常告诉我说“things will never make u die, it just make u stronger.”其实人生到底怕的是输什么?很多人都被这些虚幻的东西给抹杀了梦想。

我觉得我和很多人不一样的东西就是:很多人都会有和我一样的想法和看法,但他们会想“我怕失败,我会怕,我做了都没用等等。”但我却是宁愿尝试了失败,也不愿还没尝试就失败。很多东西是做了才有改变;口头上说了一千遍也改变不了什么,但只要你付出行动,许多东西都将因你而改变。

你踏出了第一步,故事的发展就因你这一步而有所改变。我总是这样认为的=)


我睡的床(有点乱,但你不能盼望男生的床有多干净了啦)

我买的书(我有空时,一定会去看的!)

我二姐买给我的小橱,给了我许多方便

平常晚上读书的样子

这个则是大概维持了几个星期(最忙碌的那段时间),因roomate们都读书了,而我还必须继续
开夜车到两三点的读书状况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