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 2012

给予勇敢大专生的话

续全国大约五百大专生于十二月十七日为了学术自由而走上街头后,证明了先今的许多大专生已开始醒觉,对于政府与校园所实施的“白色恐惧”不再感到害怕。就在2011和2012的跨年夜,大数人在公园,mamak,街道;拍照倒数时;我们勇敢的大专生又再一次集聚于苏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学来支援早前因降旗事件而受到校方纪律对付的阿当阿里(Adam Adli)。

或许你会好奇为何他们有好好的跨年夜不好好一起玩乐,一起倒数;或许你会觉得他们很蠢很愚笨,有书不读,有平静日子不好好过,为何要示威静坐?

如果你知道他们为何宁愿放弃一起玩乐的时间,一起吃喝的时间,你或许会被感动。我们的大学校方最喜欢用白色恐惧来控制大专生们;就好像阿当阿里因把纳吉的旗降下,把学术自由的旗升上去,被校方以“破坏大学名誉”的荒谬理由而召开听证会。但这是什么烂理由呢?目的也只不过是要继续他们一贯来的白色恐惧,仿佛告诉我们“如果你们再不乖乖读书,他就是例子!”

但是就在跨年夜,大约一百大专生,来自各自不同的地方,坐上巴士来到苏丹依德里斯教育大学来给与阿当阿里援助和声援。

过后警方强硬镇压手无纯铁的大专生,警方当时的暴行更包括使用催泪弹、木棍和盾牌来攻击学生。如果看到这里你还认为这些大专生是愚蠢吃饱没事做,那我想反问你,现在到底是谁愚蠢?

乖乖读书的大专生,到底典当了他们多少的权利?他们不知道,因为他们认为乖乖读书考好试就好了;再不然多出来的时间就是拿来吃喝玩乐。进到社会,又变成一个除了赚钱,其他时间就是吃喝玩乐的做工族。我们的权益,我们国家的进步,我们社会的弱势群体,我们的人权,都被这些冷漠和不闻不问给典当了。很时常听到人家说政府不好不好,但你以为你们有尽到一个公民的责任吗?关心国家社会难道不是每个公民的责任?

他们和你我都是好玩的青少年,都是处在这充满诱惑的时代。为何他们会和我们不一样,为何他们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阿当阿里而毅然走上街头;甚至还冒险被警方逮捕?因为,他们多了一份正义感。

为何你要嘲笑那些走上街头的青少年?这些本是宪法所赋予的人权,尤其是阐明人民言论、集会和结社自由的第10条文里清清楚楚写着每个人都有和平集会的自由啊!为何你却不是谴责那些滥用权力来对付那些因敢于对付暴政大专生的警方和政府?

当有一天警方可以完全不看人权,不闻宪法所赋予我们的权力时,他们到底和黑社会有什么不一样?更无耻的是,他们可以在黑箱作业后,用暴力对付这些正义人士后,还满口道义地说“我们警方在维持社会次序。”本末倒置后,无知的人民还可以相信这些无耻荒谬的东西,这不是很可悲吗?

在这里,献上我的祝福和尊敬给那些勇敢的大专生。我相信“校园民主,学生自治”的日子终究会到来。写这些文章是真的真心希望,在看这文章的你;请把这醒觉传给你的朋友。

很多事,你以为很平静。实则却是生活在那些腐败的制度所粉饰的假象。

到底是有醒觉为了正义和公正站出来的人愚蠢;还是没有醒觉,整天生活在以为很美好实则自己的权益被典当的人愚蠢呢?


此文章投稿于<当今大马>

阿当阿里


“争取学术自由运动”主席萨万疑遭到警方拳打脚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