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8, 2012

大学生,为何你不生气

二十多年前,台湾作家龙应台写了一篇文章,名为《不會鬧事的一代——給大學》。用在今天的马来西亚大学生,却显得非常恰当。

大家都知道,自1971大专法令被通过后,学生运动从此没落下去。在六十年代,大学生被称为社会的眼睛,社会的良知;被形容最有声音,最有代表性的一群,在许多课题都敢敢站稳立场,表态意见。但可惜的是,政府的打压让我们这群大学生变得越来越软弱,越来越漠不关心。

苏丹街因捷运公司征收而面临被拆除的命运;不用紧吧,我们还有很多地方可以逛,还有谷中城和电影院。绿色集会号召大家一起去关丹表态大马子民不欢迎稀土工厂来我们国家运作;不用紧吧,这个工厂又不是建在我们家隔壁,我们还是保持观望吧。校园选举被校方临时改期延后,并自行委任一班没有通过学生投票的代表来做学生代表;不用紧吧,这是什么来的,我来大学只是来读书吧了。牛姐一家本借了2.5亿来养牛,最后变成买公寓来让牛来住;不用紧吧,这是大马常态,无需大惊小怪。

我们现在的大学生到底生了什么病?变得如此冷漠,如此不关心身边的事情。大学生变得有时间就多参加由校方举办的活动,明年可以继续住在宿舍才要紧。

遗憾的是,学习多一门技术和文化固然好;但这些都教不会我们什么是民主,什么是公民意识,什么是自己的权益。大学什么都有,什么都可以学习,但在校园内,你的视野,你的眼光,永远都被局限在校园里。校园外的事,你完全不知道。为何今天会有绿色集会,又有黄色集会,和325大集会;现今大学生有几个人知晓这些是什么?

“有听过,但我没有兴趣政治的,这些事我不想知道。”

是教育失败吗?公民意识似乎只是每五年投票一次就好了,至于政府做到好不好,我们什么都管不到。是这样的吗?那为何每次在大集会后,政府都被逼要做出让步。人民力量,是谁都无法否认的。有大家一起站出来,那就不会觉得孤单。

以前小时候读华小时,老师就告诉我,我学校是半津贴的,什么东西都要省吃省用;桌椅旧了就忍着吧,班上很挤就礼让点吧。慢慢岁月流失,十年后,我进入了大学,华小依然面对一箩箩问题,窘境依然没改善。325董总号召大家一起参加抗议华小师资短缺的集会,我终于可以身体力行来贡献一份我爱华小的那份心;身为个大学生,我见证了这个时代社会对于政府的呼喊和愤怒。今天如果没有我出席的话,那将来又会是谁,哪个大学生,站出来为我的儿女的权益表态。如果连自己都不要贡献一份力来保护自己的权益,那我们凭什么要求别人去捍卫我们的权益;沉默越久,就会忘了当初我们生气的是什么,最后习惯了我们的权益被剥削。

大学生,你学会了生气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