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7, 2013

你为何就是不去投票?

现在是凌晨四点,我的室友早就在他床上呼呼大睡了好久。良久,我闭上的眼睛无法让我入眠。良久,我从床上爬出来,坐在桌灯前写下这篇文章。

这个文章写出来,会得罪许多身边的朋友。但,正如标题般,我实在是愤怒到了一个极点,觉得不写出来真的是无法唤醒一些朋友。

‘我就是要挑战你们腐旧的思维’

大选日将到,和朋友谈起大选,才发觉身边许多的朋友还没登记。这时候,身为朋友,说教又不是,放任又不是。曾经何时,身边的朋友竟然是连身为投票的一个公民责任都懒得去做的大学生?大学生,在社会中接受最高的教育;而我们又承载着社会对我们的期盼。但,我们竟在遴选国家政府时,没有去投票表态?这说的通吗?难道朋友们,你们真的没有认真去想投票所带给我们的意义吗?

一个政府会存在,是因为我们人民承认它的合法性。政府的合法性就是通过投票所得的多数票来获得的。当你放弃你的投票时,难道这不是代表了你连选政府的权利你都放弃了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难道以前我们一起批评政府怎样贪污腐败,华社如何得到不公平的对待时,我们就只是嘴巴说说,然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吗?

你有投票表决,就算是你支持政府,我也会尊重你。但是,如果你到了二十一岁了,却没有去投票。国家在进行选举时,你就表现出一幅事不关己的态度,那恕我不能苟同你的“中立”。难道不是吗?现在是个网络时代,上个网我们就能知道我们国家一向来面对的种种问题;许多腐败的政策更是根深蒂固,难以根除。

国家已经腐败了五十五年,我们还要迎来另一个腐败的五十年吗?没有人会珍惜你的中立,因为在大事大非前,如果还是因为一些腐旧的思维,比如“我不知道政治”(不知道难道不会去学吗?国家是我们的,你也是有份),“民联以后也是会贪污”(对一个还没发生的事情,可以这么的为未来担忧,可是就不能看看现在我们国家正在面对的问题吗?这真的是不懂分轻重!),“搞政治的人都是肮脏的”(所以人都是要花钱的,所以不用去想如何赚钱?政治是个必然存在的,我们可以做到的是促进两线制。政治会肮脏是因为没有管制,所以重要的是制度)

而最荒谬的答案是“投票很麻烦”。这是政治无知和自私。有很多人到了适龄还没去登记,原因之一是登记很麻烦。却不知道,登记时你只需在邮政局拿出你的身份证给官员;不出一分钟,你就变成决定国运的其中一份子。有许多人不是因为娜不出这一分钟,而是因为一直都以为登记的手续是很麻烦的。所以,这就是对政治无知。国家五十五年还是一党独大不是没道理的,许多可以投票的人就是因为不肯花时间了解投票的知识,而白白浪费了自己神圣的一票。

另外,许多人也会觉得投票很麻烦是因为觉得投票日回家很麻烦。让我很费解的是,我们大学每在周末时就会变成一个空城大学,因为许多大学生都回家了。那为何投票日回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呢?这个逻辑根本不存在。如果你家在东马或许情有可原,因为我们也不能勉强每个朋友都特地坐飞机回家投票。但让我不解的是,为何家在半岛的我们,就不能抽时间回去投下可以决定我们国运五年的一票呢?如果我们可以和朋友到处游山玩水,那为何我们不能就抽出那么一天回家,一起见证我们新政府的诞生呢?

投票对你来说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吗?投票真的是让你牺牲了你宝贵的时间吗?我想,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资格说这一句话。在国家民主的前进中,有许多人做了许多我们看不到的事情。民联在办一个讲座时,是谁准备场地的椅子的呢?还有是谁去挂上党旗的呢?这些基层的东西,你我或许都不会接触,可是后面却真实地有人在付出。丘光耀博士说:赵明福是唯一一个在我们国家的民主过程中被牺牲的。谁说不是呢?

但又有多少人在我们遴选了一个错的政府后被牺牲掉呢?数之不尽。武吉公满村民的健康,关丹子民未知的未来,砂劳越原著民的住所流失,本南族女士被伐木工人强奸;治安败坏,通货膨胀,钱不够用等种种问题都在说明我们的生活和我们的政府都是息息相关。

而这一切都从我们遴选正确的政府开始。这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时代。什么时候,我们变得认命呢?我们当中有些人放弃了宪法赋予他的神圣的票。他们真的忘了,他们真的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写这篇文章,比起帮忙去助选的学长们,每天驾上架下地去帮忙做些基层的东西,我真的觉得我很渺小。但在这要改朝换代的大时代,每个人是不是应该都付出一些力量,一起见证这奇迹出现呢?

投票真的对你那么困难吗?

1 comment:

  1. 拍手!!!写得真的很好T^T 我要投票却不能,因为我还没到年龄。

    ReplyDelete